1998年向李登辉表忠心:我是喝台湾水、吃台湾米的新人

1998年12月24日,台湾省台北市出现了令人感到奇怪的一幕,当时人正在和人竞争台北市长的位置,选举结果在第二天就要尘埃落定了。

而就在这时,身为主席和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李登辉在长时间都没有向表示支持的情况下,突然现身和站到一起,并且当众问:“你是哪里人?”

听完的回答后,李登辉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才高兴地宣布自己支持竞选台北市长。

这一幕令许多台湾民众都感到奇怪,李登辉作为主席,为什么长久以来都不对其本党党员的竞选表示支持?却在临近选举结束时突然现身?

而李登辉问的问题以及的回答,背后又有何深刻的含义?以至于让李登辉就此作出了支持的决定。

1981年,在美国哈佛大学顺利获得法学博士学位之后,回到台湾正式开始涉足政坛,当时蒋经国依然在任,首先被安排在了蒋经国的,在第一局担任副局长。

因为有着政治学,法学和英文学科背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于是颇受蒋经国的器重,在蒋经国的安排下,先后担任了蒋经国的英文秘书,英语翻译。

1988年蒋经国去世,李登辉按照蒋经国的安排接替了台湾领导人职务,当时整个台湾的领导权依然是在以李登辉为首的人手中。

而此时已经身为副秘书长的,被调到李登辉身边作为李登辉的英语翻译。

这是两人缘分的正式开始,起初李登辉对还非常满意,不但英语翻译水平过硬,而且对各种法律和政治事务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

更让李登辉非常欣慰的是,因为李登辉是一名基督教信徒,日常会接触一些与基督教有关的外国人,与人交流时还会使用一些与基督教有关的名词或故事。

为了能做好这一切的翻译工作,专门买来一本圣经私下里经常翻阅,其敬业的工作精神深受李登辉的赏识。

可是后来,李登辉所看重的这位年轻人还是与他渐行渐远,只在他身边做了半年的英语翻译就被他替换掉。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与李登辉朝夕相处的过程中发现李登辉有倾向。

李登辉从小在台湾长大,成长于日本占领时期,其本人也曾经到日本留学,因此对祖国中国缺少文化认同。

虽然年轻时就加入了,并被蒋经国选为接班人,但是其骨子里一直有着倾向,上任后不久就提出了“两国论”等思想。

但是在李登辉身边工作的并不主张,所以有时会和李登辉进行辩论,这让铁了心要搞的李登辉越发反感,于是不再让留在自己身边。

因为是法学硕士和博士,擅长处理法律事务,于是李登辉就把他调到了法务部门作为负责人,负责管理整个台湾省的法律事务。

身为法务部门负责人的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不断提升个人在整个台湾的名望。

而他提升名望的主要方式,就是运用法律手段来严的黑金政治,可是他这么一打,就触怒了执政的李登辉。

李登辉自从1988年上台以后,虽然在内其他人的辅助下,获得了对台湾各个部门的掌控权。

但是依然有很多官员不服他的管理,尤其是当初跟随蒋介石从大陆前往台湾的那一批人或者他们的后代,这些人对李登辉阳奉阴违,使得李东辉颇为头疼。

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李登辉开始启用越来越多的台湾本地人在官方部门工作,以此来挤压反对者的生存空间。

如此一来,李登辉此举把各个部门搞得鸡犬不宁,许多人为了谋求职位大肆贿赂官员,一时之间由钱权交易而引发的黑金政治笼罩在整个台湾。

许多毫无才干的庸人拿钱就能上位,占着职位毫无作为,使得台湾民众怨声载道。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台湾法务部门的负责人,对这种黑金政治极力打击,在的命令下,台湾警察到处调查钱权交易情况,只要拿到证据就毫不留情地抓人。

本来李登辉对黑金政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因为虽然他不希望出现这种混乱,但是台湾本地人逐渐取代大陆来的人,是他所希望的。

为了遏制的激烈执法,李登辉动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找理由撤除了的实权职务,只为其留下一个“政务委员”的党内虚职。

但是作为一名有个人目标的政治人物,在教书时依然关注着台湾的政治状况,并时而向人提出自己的建议。

一心想要施展政治抱负的,最终还是没有耐得住隔岸观火的寂寞,再加上中不少人还是很看重他的潜力。

于是在诸多因素的推动下,再次“出山”,在一些人的支持下参加了1998年的台北市市长竞选。

台北市作为台湾地区的中心城市,有着丰富的政治和经济资源,历来是整个台湾最为重要的地方,因此台北市长的人选也极其重要,是台湾每个党派都想要取得的职位。

自从蒋介石败退台湾以后,台北市市长一直都是由人或所委派的人来担任。

直到1994年,由于人内部的不团结,人在竞选台北市长时趁虚而入,成功当选,至此以后在台北市也开始占据一定分量。

到了1998年台北市长换届时,也参与到了台北市长的选举之中,此时从1994年到1998年已经担任了一届台北市长。

其在任时同样以铁腕风格治理台北市,大力整治市里的黑恶势力以及非法买卖,与当年的执法之严厉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获得了不少的民意支持。

的优势在于,是内的政治新星,也曾经在官方部门担任要职,再加上其儒雅的气质和英俊的外表,也获得了不少的民意支持。

但是与已经在台北市深耕四年的相比,在整体的支持度上还是有些差距,此时要想拥有取胜的把握,获得大佬李登辉的支持就成为了最为关键的因素。

此时的李东辉依然是台湾地区领导人,并且是主席,竞选台北市长,只要能获得李登辉的支持,会极大地提升胜选概率。

可是令非常失望的是,自从他开始竞选台北市长,一直到结果即将出炉之时,李登辉始终没有向表达过支持意愿,更别提有任何行动上的支持。

反观所在的一方,全党上下都对给予了全部的支持,而作为主席的李登辉却一直对党员表现得不冷不热。

一时之间让许多台湾民众议论纷纷,内部的不团结就这样在公众面前暴露无遗。

李登辉对的这种态度,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当年李登辉为了巩固权力而大举任用台湾本地人从而造成钱权交易风靡时,激烈执法的行为在李登辉心里埋下了对憎恨的种子。

第二个原因是,李登辉依然坚持积极任用和提拔台湾本地人,而却不符合李登辉的这一任人标准。

的父亲马鹤凌是湖南湘潭人,民国时期在蒋介石身边担任过侍卫,1949年蒋介石败退台湾时马鹤凌一同前往,于1950年在香港出生并居住两年后,也被带到了台湾生活。

因此是随蒋介石从台湾到大陆的人,虽然是在台湾长大,但他并不是李登辉所想要的台湾本地人。

对于来说,自己为了竞选台北市市长已经做出了许多努力,如果因为没有获得李登辉的支持就这样落选,那岂不是太可惜。

再加上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市级领导人的竞选,是他作为政治人物第一次参加大型公开选举,如果就这样失败,那对自己今后的政治声誉也颇为不利。

于是下定决心,如果有可能获得李登辉的支持,自己一定要尽力把握住机会,给自己的政治选举生涯带来一个成功的开始。

李登辉最终还是没有顶住各方的舆论压力,身为台湾地区领导人的他不希望民众都认为他为了自己的权势而打压异己,于是在经过考虑之后,他还是决定对表示支持。

1998年12月24日,所有人都在期待着第二天台北市市长选举的所有结果的尘埃落定。

在这关键时刻,李登辉和站在了一起,向台湾所有民众表示自己对的支持,但是当两个人公开发言时,李登辉突然问了一个问题:“你是哪里人?”

李登辉在大举提拔台湾本地人时,对许多人都问过这个问题,只要得知对方是土生土长的台湾本地人,就过了李登辉用人的第一关。

知道李登辉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答案,他微笑着不紧不慢地回答道:“我是喝台湾水、吃台湾米的新台湾人。”

李登辉对的这一回答十分满意,在这一刻,李登辉某种意义上才真正把看成是“自己人”,于是继续全力支持的竞选。

果不其然,在本来所获得的票数与相比还有一定差距的情况下,李登辉的突然现身支持,成为了的最后杀手锏。

在李登辉的影响下,“是不是台湾人”已经成为了今后多年来台湾各个政客向台湾民众表达忠心的一种独特方式。

为了谋求政治上的更高地位,即使是一向主张两岸统一的人,也开始在这种问题上慢慢松口。

曾经担任副主席的洪秀柱为了应对来自的质疑,也曾经公开表示,自己是在台湾长大的新台湾人。

他们大肆在台湾制造舆论,称人只是一个外来政党,而只有才是台湾土生土长的政党,是真正为台湾民众着想。

的这种说法,完全罔顾台湾的历史,早在明朝时期,郑成功之后,就有许多大陆沿海百姓移民到台湾,在台湾兴建水利设施并开垦种田。

因此相当一部分台湾本地人其实祖籍都是在大陆,是大陆人将华夏文明带到了台湾,因此所谓的台湾本地人和外地人之分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

李登辉作为一名顽固的分子,在内并没有维持住长久的地位,许多主张两岸统一的员对他早已经心生不满。

2000年,李登辉想要谋求连任台湾领导人,但是竞选失败,各位反人士联合起来一起将他赶出,开除了他的党籍,从此以后李登辉黯然退出台湾政坛。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